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新华社瞭望智库:宋志平专访:中国企业为什么去美国建工厂?

媒体报道

新华社瞭望智库:宋志平专访:中国企业为什么去美国建工厂?

来源:CNBM发布时间:

       2017年1月,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。演讲中,他说“将会遵循两个简单的准则,买美国货,雇佣美国工人。”他宣称要通过减税、强留等各种手段促使海外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搬回美国,并且鼓励全球企业到美国投资建厂,让“美国的制造业再次伟大”。

       “中国制造业成本已经接近美国”“曹德旺跑了”“中美制造业即将开战”等新闻越来越聚焦在中美制造业的未来发展与交锋。

       而此时的宋志平,正带领着中国最大的综合性建筑材料公司——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称:中国建材),也面临史上最严峻的去产能和转型升级的挑战。2016年12月,中国建材旗下的中国巨石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称:中国巨石)投资3亿美元建设的玻纤生产线项目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(以下称:南卡州)里奇兰奠基。

       中国企业为什么去美国建工厂?未来中美制造业将会有哪些交锋?传统制造企业如何转型发展?在接受瞭望智库采访时,宋志平娓娓道来。

       宋志平温文尔雅,不是那种“狼性十足”“霸气外露”的企业家,而更多地像一个“布道者”。和日本的稻盛和夫一样,宋志平也试图用东方式的儒家思想治理公司。他出过五本书,分享管理经验:《包容的力量》讲企业文化,《央企市营》讲改革,《整合优化》讲转型,《我的企业观》和《经营方略》则是他20多年来做大型企业一把手的心得。 

       2009年至2014年,宋志平肩上曾挑着中国建材、中国医药两家央企董事长的职务,2014年4月,宋志平不再担任国药集团董事长一职。离开之际,他交出了令人叹服的答卷:国药集团营业收入从他2009年接手时的360亿元,跃升至2013年的2035亿元,成为中国医药行业唯一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。他同时将两家企业带入世界五百强。 

       2016年,他又完成了中国建材和中国中材的合并重组,使之成为世界建材领域的巨型航母,成为坐拥5.3亿吨产能的世界水泥大王。“国有企业不是像一些人想象的,没有企业家,没有创新。徳鲁克先生说过,创新和所有制没有必然联系,私营企业有企业家和创新者,公共部门也有企业家和创新者。我想说,其实国有企业里有非常多的锐意进取的企业家和创新者。” 

中国企业在全球建厂是中国企业和工业发展的必然

        瞭望智库:近年来,美国制造业回流,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,将要实施更大幅度的税制改革,吸引全球的企业到美国,你对中美制造业未来的发展和交锋有怎样的思考?

       宋志平:美国在前些年经济发展过程中觉的吃了亏,它曾一度过于发展虚拟经济和过度的金融创新,也因此引发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,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总结教训,发现实体经济作为根基很重要。美国不是卢森堡那样的小国家,发展基金之类的金融产业就可以,美国有庞大的消费市场,如果完全没有实体经济,它的根基就没有了。

       所以,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反思,提出要回归实业。其实不仅美国,包括欧洲在内,对虚拟经济、金融衍生品的过度创新等都进行了反思,也提出再工业化。历史总是一潮又一潮的在反复的过程中相互比较,逐渐改变,美国也是如此。

       关于全球的经济平衡,美国的斯蒂芬·罗奇是耶鲁大学的资深教授,他前两年写的书叫《经济再平衡》。核心观点就是全球的经济平衡取决于中美经济的平衡,中美经济平衡,他认为过去有两个问题,一是中国制造把大量的产品运到美国,二是美国大量的向中国发国债,相当于美国用中国的产品,同时花中国的钱,他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。他认为的解决方法是,中国不要过分依赖美国市场,要扩大自己的内需,美国也不要过分依赖中国的产品,应该加快自己的实体经济发展。他认为在未来中美经济平衡方面,中美谁先认识了这一点,谁就会成功。

       我认为实际上中美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,美国在振兴自己的实体经济,中国也在努力扩大自己的内需市场。但这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问题,需要五到十年慢慢地走到平衡的状态。

       瞭望智库:不久前,曹德旺指出中国制造业成本高,不少观点对曹德旺去美国建厂,称之为“曹德旺跑了”,中国建材旗下也有一些企业走出去,你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?

       宋志平:我倒不那么看。中国企业在全球建工厂,是中国企业和中国工业发展的必然,不是哪个条件好,哪个条件不好。

       比如中国巨石的产品在美国很有市场,但从中国运到美国费用很高,为了巩固我们在美国的市场,我们需要在美国建工厂。

       不久前,美国欧文斯.康宁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跟我有一次会面,我们两家在中国泰安有合资的特种纤维项目,当时他也问这个问题,我们为什么要去美国建工厂?中国巨石总裁张毓强就跟他说,就像你们在中国建工厂一样,我们在美国也有市场,去美国建工厂是为了服务我们美国的客户。

       他说得很普通但很深刻,因为中国产品经过多年的外向型经济发展已出口到很多国家,下一步就会加大在海外建厂,以巩固和发展海外的市场。

       以前中国是全世界的工厂,原料和市场两头在外,加工地在中国,这只是第一个阶段。现在发展到第二个阶段,全世界是中国的工厂,中国要到全世界开工厂,这也是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历史性的跨越,这是一个大的规律,不管国内的产业政策如何,我们也不可能把工厂都建在中国,这也不符合逻辑。我们应该把工厂建在离市场最近的地方,尤其是市场需求和原材料产地接近的国家更是如此,这是大的发展趋势。

       日本是一个制造业大国,后来在全世界建工厂之后,就从过去注重GDP到重视GNP,从重视国内生产总值到国民生产总值。我觉得中国也在进行这个迈进,既不是中国环境不好了,也不是外国环境比我们好,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。

       中国巨石到南卡州投资这件事情,具体看这确实是一个企业的投资行为,但如果放到大的趋势里面去看,放到中美经济关系走势和中国企业成长的角度来看,中国正在从扮演世界的工厂到让世界成为中国的工厂,中国经济从GDP逐步迈向GNP。这一个企业的行为实际是整个大潮里的一朵浪花。

国际产能合作是一个未来的方向

       瞭望智库:国内很多企业投资建厂在发展中国家较多,中国建材一些企业走向了发达国家,以中国巨石为例,美国是玻纤的发源地,也曾是全球最大的玻纤生产国和消费国。当地认为,这是在最大对手的地盘上建厂,对于此你是如何考量的?

       宋志平:中国无论什么企业都很多,大多数产业的产能也都过剩了,中国这么多技术装备和制造能力往哪里去?我们采取了国际产能合作,这也是我们企业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。

       我们要重点加大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发展中国家的投资,但如有机会我们也会寻求在中等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投资。中国巨石前几年在埃及建设了大型玻纤基地,现在已经进行第三期建设了,这是我们在“一带一路”上的标杆企业。现在美国回归实业和欧洲再工业化也需要搞一些工业项目,中国企业很有竞争力,完全有能力进入到这些所谓成熟市场。这些成熟市场要补实体经济这一课,这也是中国进行国际产能合作的机会。

       而且对比发展中国家,发达国家政局相对稳定、汇率风险小,在一些较小国家赚的钱都是本地的货币,外汇管制又严,一贬值,挣的钱一夜之间就打水漂了。在投资上,各个国家对比起来各有利弊,企业也要做综合分析。

       现在中国工业正在迈向中高端,我们的企业就不能只盯着那些发展中国家,也要进入中等发达国家甚至发达国家,所以中国建材也进入了美国、欧洲国家的一些制造业领域。当年日本的丰田和本田都在美国建了工厂,随着我国工业水平的提高,我国企业也会在美国的制造业中占一席之地。

       美国这么发达的国家,经济发展也不平衡,比如南卡州是属于急需发展的经济区域,所以南卡州对待海外投资有很大的热情,州长多次来中国招商。中国巨石在南卡州的这个项目也有着非常好的条件,包括土地价格、天然气、供电供气条件等,对方把天然气站、变电站都建到厂门口,并且承诺未来十年返税一亿美金,这些都是很好的条件。

       美国、欧洲在回归实业和再工业化的过程中,我们国家生产中高端、高端产品的企业是非常有机会的,我们也应该去抓住这个机遇。我们不是简单的把过剩产能转移出去,说到国际产能合作,别人会以为你把低端产能转移出去。我们在南卡州做的项目就是非常先进的生产线,这也说明两个问题,第一,中国现在企业可以做到一流水平。第二,到美国去,就像到国际的擂台上去,用最好的装备过去。中国巨石最近在浙江桐乡投资一个四十万吨的智能化基地,经过全球招标选择德国西门子的智能化控制系统。我们在国际产能合作中,也不拘泥于全部都是国产设备,就像南卡州的项目,设备采用全球招标,谁的好用谁的,确保最好的技术水平。

       其实,去国外建厂还能够减少贸易保护主义对我们的影响,这些年美国和欧盟动不动就对中国企业反倾销,使我们失去了许多原有市场。贸易保护主义认为大量产品进入美国,冲击了美国的市场,影响了美国的企业,影响了美国的就业。美国在乎的就是就业。

       瞭望智库:我们也了解到,美国的招商引资和中国的有所不同,美国特别重视就业,不太重视GDP这些指标,据说你们在南卡州的项目可给当地带来400个就业岗位。

       宋志平:在美国这样的国家,不要说是四百人就是四十人的就业,他们都会看的非常重要,我们开始时对这点感到挺惊讶的。美国的招商引资不是在乎投资了多少,产品卖多少,在乎的是就业多少,因为如果没有充分的就业,政治就会出现问题。美国一些州政府是把就业放到第一位的。

       美国提出回归实体经济,很大程度是从增加就业出发的,所以中美经济再平衡过程中要考虑到这一点。

追求绿色生产和转型发展,做彻底的环保主义者

       瞭望智库:曹德旺举例说过,在美国做工厂的利润比中国高,美国土地基本不要钱,电价是中国一半,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/5,加上中国税收高,运输成本高,融资成本高等等,你是如何看待过高的成本给制造业带来的压力?

       宋志平:我国也在大力地支持实体经济,国家非常关注实体经济的发展,包括为实体经济减税、降低各种费用开支等,都已经开始向实体经济倾斜,我觉得在减轻实体经济的压力这方面大家是有共识的,不光曹德旺看到了这一点,很多人包括政府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,政策也在向这方面倾斜。

       中国建材集团的业务都是很实的实体经济,包括水泥、玻璃、玻纤、新型建材等,我们过去这些年确实给国家交了很多的税,给银行交了大量的利息,社会贡献率很高。

       以前我给有关领导也汇报过,如果我们的利息能低一些,税收能再降一些,企业多积累一些,企业就可以把这些积累用在再投资上,这样对企业会更好。如果实体经济太苦,会导致两个问题,一是实体经济缺少再投资的能力,二是新的投资不投向实体经济,都投到虚拟经济里去,这样会带来实体经济的空心化。这也是当年日本、美国、欧洲都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好在我们比较早的意识到这个问题。现在趁着实体经济还没有严重委缩的时候,给实体经济一定支持,包括用智能化武装实体经济等,这样既对经济发展是个保障,也可以做实其他虚拟经济的根基。

       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也需要转型,需要向中高端或者高端转型,而不是又去搞中低端的产能过剩过剩、搞落后的实体经济,不能打着搞实体经济的幌子去搞很多落后产能。

       瞭望智库:中国建材旗下的玻璃、水泥等行业都被认为是比较过剩的行业,和雾霾、过剩都联系在一起。在这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方面,你有什么样的经验借鉴?

       宋志平:我们国家到今天仍是个大的建设的市场,你会看到全国都在搞建设,水泥一年需要24亿吨,钢铁需求大概是7亿吨,这都是天文数字,建设离开了这些原材料是不行的,就像饮食离不开面粉和大米一样。钢铁水泥这些产品对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还是必需品。

       看我们国家的住房建设,如果只看北京,你也会发现北京房子还不够,再到二、三线城市或者农村去看,中国农村有三百亿平米的农房保有量面积,既不抗震也不节能,也不舒适,改造不能再用传统的红砖了,都得用新型建材。农村还要村村通公路等等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建材市场还是很大的。我有时候开玩笑说“马云是做互联网经济的,但是马云住的房子一定是建筑材料做的”。

       这几年严重的雾霾给我们上了一课,让我们认真的反思如何发展实体经济。我是一个彻底的环保主义者,前两年在巴黎世界气候大会上,还在那发表了三场演讲,让全世界听听中国企业家对气候问题的看法,我认为通过努力,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可以兼得的。我们现在觉得最贵的就是房子,房子是水泥和钢筋做的,我们一方面讨厌生产钢铁和水泥带来的雾霾,一方面我们又离不开水泥和钢铁这些建筑材料。对中国建材来讲,我们在做两件事,一是我们生产大量的节能建材,减少建筑物的使用能耗。第二,建材生产过程的绿色化,现在我们的水泥厂,都有除尘设备,静电收尘和袋式收尘收两遍,工厂是不冒烟的,你以为没在生产,但是都在生产。工厂还都装备了脱硫脱硝装置,我们追求近零排放。

       中国建材集团有个蓝天行动计划,在工厂的环保方面我们每年都有大量的投资。中国建材的水泥工厂已经做到了花园中的工厂、森林中的工厂和草原上的工厂,实体经济的转型就是朝着高端化、绿色化、智能化、国际化的“四化”方向转型。

       中国建材集团推出的加能源5.0的房屋,把地热、光热、光电、家庭风电、沼气集合起来,之前我们的房子叫做节能住宅,后来叫做零能源房屋、现在叫加能源房屋,一栋房子不但能源自给,每个月还能把富余的电能输送到电网创收几百元。

(全文下载)

媒体报道链接:

新华社瞭望智库:宋志平专访:中国企业为什么去美国建工厂?